当前位置:首页 > ۞原创▪文学 > 古典☍诗词
古典☍诗词

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(4)(梦寒成诗 )

时间:2017-12-23 22:26:37  作者:梦寒成诗  来源:倾城音画网  浏览:279  评论:1
内容摘要:✪ 编者按: ☉_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_☉ 诗/梦寒成诗 湖北武汉 被一只乌鸦叼过的三行诗 前言:从上个世纪的西方,名曰“海子”的魂魄卧着铁轨而来;潜伏于东方, 忽然托梦僵尸旁白说:一位高人点评你的三行诗。 评点:不知何人所写,没有人格的沉淀,写得轻浮了。再读,依然轻...

编者按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☉_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_☉ 诗/梦寒成诗

被一只乌鸦叼过的三行诗 前言:从上个世纪的西方,名曰“海子”的魂魄卧着铁轨而来;潜伏于东方, 忽然托梦僵尸旁白说:一位高人点评你的三行诗。 评点:不知何人所写,没有人格的沉淀,写得轻浮了。再读,依然轻浮。只可 去忽悠涉世不深的青年。根本看不到灵魂,更与“伟大”无缘。 ——乌鸦高人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☉_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_☉ 诗/梦寒成诗

          (10)___我不再是一个好人

我从一滴水里, 看到了你丢失的链子。 微雕的爱情,微信的梦。 能走过四季的, 也许只有清纯,为此。 我必须一边喝酒一边埋单, 梦,在小树林出没时。 终归欠你一道风景, 而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 感情用事,这是我一生的错。 无意伤害了一朵花,唯有。 自作心结,在梦的天门忏悔。 断魂草上,蝴蝶飞着假象。 一些小心在秋风中败露, 从此,我不再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(11)___下一场雨吧

可笑的是,一只瓢虫。 把叶子,明明啃了一个洞。 还说,叶子走漏了风光。 而瓢虫的七星, 趁机感染了绝味花香。 以糊弄那些不明真相的鸟, 从来就没有一种爱。 能被普通的文字说清。 诗,也许是梦最好的传媒。

 我绕过了一些生物的纠缠, 向那摸不透的云,倾诉。 下一场雨吧,洗脱我原罪。 别让我,沉默在。 雨后的虚荣里,我想。 用一个失误,了却我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(12)___把花作为梦的情人

开个玩笑,把花作为梦的情人, 住在水上的一座房子里。 每天戴着太阳镜说爱如潮水, 而月色,滴答着乡下人的嫉妒。 用烤鱼的烟,熏黄了一段尘缘。 只剩下梦开始的一岸秋波, 令人窒息的不是香烟。

而是桥上有人说起了伤离别。 给风中的水草,整一曲莺啼序。 就这样,花在梦里沉默至今。 既不说巫山,也不提兰亭。 守候,却不知道花开的季节。 浮云,飘过沈园的时候。 写真出了唐婉,那爱的姿势。 而陆游,还在做一个非常的梦。

☜▪▪▪☉▁▁▁欢迎欣赏▁▁▁☉▪▪▪☞

http://www.qingchengyh.com/

 

☉_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_☉

 

作者:梦寒成诗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☉_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_☉

 

诗/梦寒成诗 

 

 

 

被一只乌鸦叼过的三行诗

 

前言:从上个世纪的西方,名曰“海子”的魂魄卧着铁轨而来;潜伏于东方,

 

忽然托梦僵尸旁白说:一位高人点评你的三行诗。

 

评点:不知何人所写,没有人格的沉淀,写得轻浮了。再读,依然轻浮。只可

 

去忽悠涉世不深的青年。根本看不到灵魂,更与“伟大”无缘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乌鸦高人

 

 

 

http://www.qingchengyh.com/

 

☉_非常的梦与非常的花_☉

 

诗/梦寒成诗  湖北武汉

 

 

(10)___我不再是一个好人

 

 

我从一滴水里


看到了你丢失的链子


微雕的爱情,微信的梦

 

 

能走过四季的


也许只有清纯,为此


我必须一边喝酒一边埋单

 

 

梦,在小树林出没时


终归欠你一道风景


而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

 

 

感情用事,这是我一生的错


无意伤害了一朵花,唯有


自作心结,在梦的天门忏悔

 

 

断魂草上,蝴蝶飞着假象


一些小心在秋风中败露


从此,我不再是一个好人

 

 

 

(11)___下一场雨吧

 

 

 

可笑的是,一只瓢虫


把叶子,明明啃了一个洞


还说,叶子走漏了风光

 

 

而瓢虫的七星


趁机感染了绝味花香

 

以糊弄那些不明真相的鸟

 

 

从来就没有一种爱


能被普通的文字说清


诗,也许是梦最好的传媒

 

 

我绕过了一些生物的纠缠


向那摸不透的云,倾诉


下一场雨吧,洗脱我原罪

 

 

别让我,沉默在


雨后的虚荣里,我想


用一个失误,了却我一生

 

 

 

(12)___把花作为梦的情人

 

 

开个玩笑,把花作为梦的情人


住在水上的一座房子里


每天戴着太阳镜说爱如潮水

 

 

而月色,滴答着乡下人的嫉妒


用烤鱼的烟,熏黄了一段尘缘


只剩下梦开始的一岸秋波

 

 

令人窒息的不是香烟


而是桥上有人说起了伤离别


给风中的水草,整一曲莺啼序

 

 

就这样,花在梦里沉默至今


既不说巫山,也不提兰亭


守候,却不知道花开的季节

 

 

浮云,飘过沈园的时候


写真出了唐婉,那爱的姿势


而陆游,还在做一个非常的梦

 

 

编辑:梦寒成诗2017--12--23


相关评论
友情链接
文章管理系统 |

倾城音画网→网站规则____免责申明____网站地图____站长平台____ ____百度统计____工信部网____备案/许可证:吉ICP备1700059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