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۞诗梦▪视觉 > 泼彩⊰画廊
泼彩⊰画廊

天还没亮(高塬 千帆舞)

时间:2018-8-12 20:23:25  作者:高塬 千帆舞  来源:原创  浏览:3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✪ 编者按: 一个夏天早晨 楼下木槿花开了 更远地方,他们骑一辆电动车 去兴海公园玩耍 儿童车座用一根橡皮绳绑好 他时不时去按喇叭 那儿他追逐一辆遥控车 有时跑不稳,歪倒在草地上 早晨的风吹向他们 也许还能看到 天上隐约的弦月 /摔倒 你摔倒了,他后悔 没有接住你,...
编者按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夏天早晨 楼下木槿花开了 更远地方,他们骑一辆电动车 去兴海公园玩耍 儿童车座用一根橡皮绳绑好 他时不时去按喇叭 那儿他追逐一辆遥控车 有时跑不稳,歪倒在草地上 早晨的风吹向他们 也许还能看到 天上隐约的弦月 /摔倒 你摔倒了,他后悔 没有接住你,后脑勺 磕在水泥地面 这画面不断重放 你不是摔倒了一次 是三次,七次,十几次 摔倒了。——你有一个 坚硬的后脑勺 你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爸爸 他把你从地上抱了起来 漏出牙床上的温热 笑了笑 /遮盖 用一种情绪掩盖另一种 如工匠在佛面上贴金 有人跪下,有人站在信仰的中心劳碌 一个孩子,用哇哇大哭 掩盖某种命名神秘的东西 一个中年人,上午伐倒了七棵松树 明天他将驱赶回城,决定不再回来 我的爷爷,养了三间草屋的兔子 每次逢集就卖掉几只 每次回去,在熏黑的墙边 总看到瑟瑟发抖的小兔 它们甚至还没没睁开眼睛 它们多美啊 它们的美低于它们的义务 像乡间的其他事物 /天还没亮 一点点灰白,慢慢浮起 一点点黯淡,来自夜的上游 一点点流逝,加压重量 一点点默契,你我甘于忍受 我有时是我的病人,有时 是自己的大夫,一点点草木 睁开眼睛——为何要睁开眼睛 撕不开的灰白,与黎明绝缘 甘于忍受的你们,是我 睡着的老师,跪下来的兄弟姐妹 天还没亮,还不能睡 天亮的时候,请别叫醒我
☜▪▪▪☉▁▁▁欢迎欣赏▁▁▁☉▪▪▪☞

   一个夏天早晨 楼下木槿花开了 更远地方,他们骑一辆电动车 去兴海公园玩耍 儿童车座用一根橡皮绳绑好 他时不时去按喇叭 那儿他追逐一辆遥控车 有时跑不稳,歪倒在草地上 早晨的风吹向他们 也许还能看到 天上隐约的弦月 /摔倒 你摔倒了,他后悔 没有接住你,后脑勺 磕在水泥地面 这画面不断重放 你不是摔倒了一次 是三次,七次,十几次 摔倒了。——你有一个 坚硬的后脑勺 你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爸爸 他把你从地上抱了起来 漏出牙床上的温热 笑了笑 /遮盖 用一种情绪掩盖另一种 如工匠在佛面上贴金 有人跪下,有人站在信仰的中心劳碌 一个孩子,用哇哇大哭 掩盖某种命名神秘的东西 一个中年人,上午伐倒了七棵松树 明天他将驱赶回城,决定不再回来 我的爷爷,养了三间草屋的兔子 每次逢集就卖掉几只 每次回去,在熏黑的墙边 总看到瑟瑟发抖的小兔 它们甚至还没没睁开眼睛 它们多美啊 它们的美低于它们的义务 像乡间的其他事物 /天还没亮 一点点灰白,慢慢浮起 一点点黯淡,来自夜的上游 一点点流逝,加压重量 一点点默契,你我甘于忍受 我有时是我的病人,有时 是自己的大夫,一点点草木 睁开眼睛——为何要睁开眼睛 撕不开的灰白,与黎明绝缘 甘于忍受的你们,是我 睡着的老师,跪下来的兄弟姐妹 天还没亮,还不能睡 天亮的时候,请别叫醒我

相关评论
友情链接
文章管理系统 |

倾城音画网→网站规则____免责申明____网站地图____站长平台____ ____百度统计____工信部网____备案/许可证:吉ICP备17000591号